界面特写:在HIHEY网上卖画的年轻艺术家:被改变的市场与命运

界面特写:在HIHEY网上卖画的年轻艺术家:被改变的市场与命运

HIHEY
2017年06月18日 / 3801次阅读

 艺术品的购买从收藏转向了生活消费,新兴的艺术品电商创业公司也出现了。一方面,它们引入商业模式找到了更庞大的市场;另一方面,年轻的艺术家们也因此维持了自己的生计,或者改变了命运。

 

 

HIHEY入驻艺术家刘清路和他的作品

七年前,刘清路还住在北京上地附近的出租房里。

从首都师范大学的美术学院毕业后,刘清路在艺考培训机构工作,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改二三十幅备考学生的作品。

大部分刚毕业的艺术生都会像刘清路一样进入培训机构。如果想获得过万的月收入,这是艺术生毕业以后的主要工作选择。弊端也十分明显——没有可观的职业发展前景,更消耗掉了大量的原本属于创作的时间。因为刚毕业的两三年,其实也是这些未来的艺术家们创作上最重要的入行阶段。

当然,除了已有名声的艺术家,搞艺术这件事情,在大部分人眼里本来也意味着没有稳定的收入与保障。

事实也正是如此。在一份来自宋庄艺术家群落的数据调查中,80%的人并没有生活保障。只有10%的艺术家生活非常富裕,而还有10%,生活在社会的底层。

“生存”是他们需首要解决的问题,而对于刚刚毕业的“未来艺术家”们,形势更加严峻。

北京艺术圈的作品售卖具有明显的学院制特色,这其实也是国内艺术圈生态的缩影。年轻的艺术生们如果想成为职业艺术家,必须跟着圈内有名的导师,才能得到推荐给画廊和藏家的机会,卖出自己的作品。

互联网的出现和渗透改变了这种情况。虽然还算不上主流,但那些原本需要在传统道路中熬着时间和人脉才能出头的年轻人们,在一个新的商业环境下,看到了机会。

 

 

刘清路

在刚毕业的两三年里,刘清路一边做着艺考培训,一边找到所有可以使用的电商平台,上传自己的作品,“底层名气就这么起来了”。

在此之前,刘清路主要通过熟人圈子卖画。他最早的电商尝试发生在一家名为“博宝艺术网”的网站上,这个网站界面设计杂乱,缺乏专业性,针对当代艺术品的售卖也非常少。刘清路将作品寄售在这家网站,按照和平台协定的底价获得收入——售价则是平台自己决定,即使作品卖出了不错的价格,也与他无关。

除此之外,刘清路也能接到一些来自香港、台湾和新加坡画廊的生意,后者的出现也大多是因为在网上看到过他的作品。

HIHEY在产品上线之初就找到了刘清路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个平台让他在网络上散乱的售卖行为变得系统,并且为他的艺术事业打开了局面。

HIHEY CEO何彬称自己的公司是现在国内最大的艺术品电商平台。目前其有2万多个合作的艺术家,400家画廊机构入驻,以及20万的注册用户。80后和90后的用户比例是20%-30%,他们大多是在一二线城市生活的大众白领和艺术爱好者,也是艺术品市场上的生面孔。

与长辈们审美品位不同的是,这些年轻人对传统艺术市场中的国画并不感兴趣,他们青睐表现力更强的作品。因此,当代艺术作品也成为了HIHEY主要的选品方向。

“传统的艺术品市场有300万艺术家,但过去的传统渠道比如画廊和拍卖行,只能承接不到1%的数量,而一个互联网平台相对于传统画廊,可以服务的艺术家是无限量的。”学艺术出身的何彬这样解释自己看到的机会。

艺术家在HIHEY上可以自己定价,HIHEY有一套定价模型,运营团队根据艺术家作品的质量、在平台上的粉丝数和过去的成交记录来协调价格。在艺术家的作品成交概率不高的时候,HIHEY也会对价格有所调整以提高成交量。艺术家成功进行了交易,HIHEY最后能得到10%-50%的分成。

HIHEY也是与刘清路合作的众多平台之中,第一家针对年轻当代艺术家的电商。面对新的平台和形式,刘清路最初并非没有顾虑,“但实际上顾虑也没有那么大,因为当时穷一无所有”。

而新的形式也让HIHEY在发展初期吃了不少苦头。何彬提到,HIHEY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,从2011年到2014年,每天只向八大美院的老师学生和画廊解释同一件事——网上卖画是可行的。2014年,HIHEY拿到了A轮融资,民生创新资本、中信证券、深创投三家的投资,何彬觉得,“整个行业反应过来了”。

 

 

位于北京朝阳大悦城的HIHEY艺术局

行业的确反应过来了,因为其他的参与者也开始出现。

入驻HIHEY不到半年时间,刘清路卖出了自己第一幅价格过万的作品。

油画在HIHEY上也是最受欢迎的品类,销量占到了60%,客单价达到了8000元左右。最根本的原因是,用户群体的年轻化。

刘清路主要作品类型也集中于此。他的绘画作品善于运用大笔触,十几米的画作放到App上面,作品的细节被浓缩,因此整体画面感强烈的作品会更占据优势。

现在刘清路每年固定创作两个系列的作品,其中三分之二的作品都可以售出,这里面的二分之一又是通过HIHEY卖掉的。双方以三七或者五五的比例分成,他的两幅作品甚至吸引过郭敬明这样的名人购买。

自己的作品被郭敬明购买是刘清路后来才知道的。“我们最好不要知道藏家信息,画家和藏家之间最好不要有利益交集。”

刚入行的艺术家经济状况不佳,又不了解市场定价,面对藏家会贱卖自己的作品。如果同类型的作品有人出价更高,卖出之后,就会扰乱正常的艺术品交易市场,对艺术家的信誉度也是一种破坏。

但另一个事实是,传统的艺术品市场不透明化是圈内人士精心打造的市场氛围。

这样的环境中,画廊没有合理的定价机制,反而会为了赚取更多的差价,向藏家提价,而对年轻的艺术家们压价。刘清路甚至遇到过没有和机构签订合同,作品被私自以200块卖出去的惨况。

“中国艺术圈子氛围,没有像欧洲发展那么严谨,照理说,艺术市场应该由一级市场画廊来主导,”李小平说,“国外的画廊有很强的专业背景和运营手段,一旦与艺术家签约之后,要给他提供所有生活、销售的出路。从很早开始关注他,帮他完成学术上的助推,包括艺术评论、办展览,还包括市场的引进,让他的作品从很低的价位攀升,然后慢慢的成长为艺术家。艺术家需要经过长期的努力,机构投入也很大。”

国内没有几家能做到如此地步的画廊。所谓很多小的画廊,其实就是寄售的渠道。艺术家把作品放到画廊,能卖就卖。国内的艺术品价格由二级市场即拍卖市场去主导,而拍卖当中有更多的猫腻。

艺术品市场价值体系混乱,导致这个每年交易规模达几千亿元的行业,即使2014年已经在香港上市的保利拍卖,目前市值也不过十六七亿港币。

新出现的艺术品电商们正在以互联网平台的模式,直接将艺术家与消费者进行对接,这至少意味着价格的透明与统一。

当然,很难说它们的出现已大面积改善了传统的价值体系,毕竟在线交易的体量还太小——根据《2017年度TEFAF艺术市场报告》的数据:2016年线上成交的艺术品价值总额约为49亿美元,仅占全球艺术品及古董销售总额的9%。

但是,至少对于刘清路这样的年轻艺术家来说,通过这样的方式,他为自己找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不仅仅是卖出去画,他的个人品牌也与从前不一样了。得益于与HIHEY和微信拍卖在内的线上平台合作,三年过去,刘清路的知名度有了四五倍的提升。“我这两年开始跟很多人聊天,跟60后70后聊,他们都是从电商上知道我的。”

现在,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一个画企鹅的人,甚至迪拜的一家学校也向刘清路抛去了橄榄枝。

在到达迪拜的三个月之后,刘清路与一家名为At Fann A' Porter的画廊签约,成为了这家主推中东当代艺术作品画廊的第一位亚洲面孔。

此时,刘清路的作品价格已经比在国内时候翻了一倍。目前他的小幅画作均价5000元左右,大幅画作可卖到3万元。

 

 

刘清路和他的企鹅雕塑作品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电商平台就是年轻艺术家们的万能灵药。

虽然刘清路的作品在HIHEY上卖得风生水起,但是刘清路的作品,在其他艺术品app上表现始终一般。“我也不知道,我也在问这个问题,为什么卖得不好。”

在另一家艺术电商平台上有近万粉丝的商朝,每年和刘清路卖出差不多数量的作品,收入却只有他的十分之一左右——这是更多年轻艺术家们的现状,即使电商平台改善了他们的生存状况,艺术家们的表现依然遵循二八原则。

“一个成功的艺术家专业实力占20%,而能够把艺术变现的能力、拥有的人脉和市场资源占到了50%,剩下的30%则是时代需要了。” 刘清路是一个擅长包装自己的人,他认为一些艺术家不屑于去结交资源,最终只会活跃在自己的小圈子里。

资深艺术行业从业者程珂也认为,如果艺术家没有将自己定位成商家或者销售机构,不努力去服务客户群,永远都不会有市场。“就算有100个艺术电商平台出来,也无法改变这类人的命运。”

程珂对艺术品收藏市场感到悲观,传统艺术品市场墨守成规、表里不一,只是高净值人群和富豪的玩物,但是这部分人无法支撑起一个真正的“商业市场”。

他认为只有吴冠中、齐白石这样被历史验证过的优质艺术家,其作品才有被收藏的价值,而数量更庞大的年轻艺术家,风格尚不成熟,创作质量和创作人数决定了他们的作品不会被收藏,但可以被用来消费。

这些新兴的艺术电商显然服务的是后者——通过挖掘艺术品的商业价值,让更专业且低价的艺术品入驻普通消费者的家中,打破艺术家与普通用户的结界。这样的好处是,它们既引入商业模式找到了一个更庞大的市场,也能让艺术家们维持自己的生活。

当平台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家,何彬开始思考如何帮他们卖出更多的作品。一方面HIHEY找到了徐小平、潘石屹这样的大V进行合作;一方面它们在线下开设名为“艺术局”的门店,将小规模的展览及讲座活动带进社区,传播艺术。

如果把这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定位为消费品,这个市场与中国经济周期的发展相关。何彬认为:“中国经济会在2019年之后有新的复苏,艺术品市场也会迎来一个风口。” 他希望在这个风口来临之时,HIHEY能够接住流量,再融一笔钱,更快速的占领市场。

六月,刘清路在北京的HIHEY艺术局举办了自己的个展,并同时在线上拍卖部分作品。他接下来的行程是与上海的艺高高、迪拜的At Fann A' Porter同时合作,开启自己的世界巡回展。

现在,刘清路每年收入50万元左右。他习惯在拍照的时候戴上帽子,展示自己职业艺术家的特征。

回忆起当年等着画卖出去才能吃上饭的日子,他说, “太傻了”。

(应采访对象要求,文中程珂为化名)

首页 | PC版